较弯

粉丝滤镜有一百层

TTTTTTTTTTTTT

靴下猫腰子:

山猫翔翔,你有一个家,叫轮回——


呜呜呜呜_(:з」∠)_ 呜呜呜你们懂的呜呜呜



关于零基础画画如何入门以及入门后如何提高自己……

缄默症:

最近开通了质问箱,有不少人问到关于绘画方面的问题。然后单独回答一下下图的提问。虽然在绘画自学者中我不是画得最好的,但如果不嫌弃,多少还是可以提供一些个人经验给大家_(:з」∠)_


【质问箱戳我】




我自己的绘画自学经验实打实有八年多,本身不是一个勤劳的人,懒。


提供的并非速成类建议,也不会提到任何网络课程。


只是最大程度上满足个人兴趣的同时,又能够慢慢进步的方法。


因为是野路子,可能在科班看来这些方法有错误的地方,也欢迎指正。




首先关于如何入门




只要你喜欢画画,就足够啦!




感觉任何一个喜欢画画的小伙伴都有过在课本涂鸦的经历……以及喜欢临摹那些自己爱的画。


这些都是很好的习惯【不不不我们还是不提倡上课开小差】


有热情的话之后的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很容易><




临摹的时候,不要从局部一个细节开始,我觉得这个是初学者都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其实就连不少有一定水平的画师画一幅自己的画时也可能因为太专注于细节而对整体把握不佳,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正在继续研究中……)


熟练的画手当然可以从局部开始画,但对初学者而言,先把握整体比较重要。


首先观察整体比例,动态,然后去尝试着从大框架开始,先粗略抓一下大体定一下位置。然后再去思考怎么临摹细节。




一边临摹自己喜欢的画的同时,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趣味去画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是同人还是原创,喜欢什么就画什么。


不要怕自己画的难看,觉得自己是个渣渣。就算对今天的自己没有信心,你要相信将来的自己会变得很优秀。


再说了,有谁一上来就牛逼啊……除了少数真天才。


你可以大胆把自己的同人、原创作品发出来。不要管外界到底是怎么评价,或者甚至没有人理睬你的作品。


如果你得到表扬,那很好,会变成一种激励让你更努力。如果被人批评,不要管他,你至少在画,比不画又喜欢批评别人的人要好太多。


如果没有人理你你就不想画不爱画了,那……可能画画不适合你。




初学者在画画的时候往往是不具备“结构”这个概念的。


2D的画面在绝大多数初学者看来就只是一个平面图案,而不会去意识到其实画画的时候你脑内需要思考的是这个东西在三维情况下的状态。


所以你画的时候要多思考,你所画的画面,真实状态下是怎样的?比如画一个头像,经常出现很多初学者画出来头发和头颅是脱节的,或者头上戴着的帽子和脑袋不是一个尺寸等等。


因为画的时候没意识到,头发长在头皮上,头发下面包含着头骨的结构。帽子戴在头上,帽子下面也包含了头部的结构。诸如此类的情况可以类推到各种方面。


结构、体积感这种概念会伴随着你的画龄越来越清晰,这些取决于你对物体的理解程度。理解程度越高,画起来越是得心应手。






喜欢画画的大家平时一定会关注各种画手,各种绘画资源平台的主页。经常可以得到这些主页分享的个人绘画技巧、过程。


这些是很有用的学习材料。【感慨一下,现在网络真发达,教程真多T T】


怎么去学习这些教程,首先看一遍,脑子里有个大致印象。然后打开绘画软件or拿出纸笔,开始画你自己的东西。


画的时候,用上你刚才看到的教程中提到的技巧。


注意一定要“用我刚刚看到的教程方法,去画我自己的东西”而不是“教程怎么画,我就照着画”


这一步很关键!!!


在画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忘记人家这里怎么处理的,切回教程再看一眼,然后回去,继续画。一定要凭借自己脑子里的印象去理解之后再画成自己的东西。


这样积累一段时间之后,一方面你对软件、画材的操作能力熟练度会提升,画技也会跟着提升。


另外,一开始大家都是从模仿其他人开始的。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初心者对成熟画师的模仿很正常,但是个人认为在具备了独立创作能力之后,就需要脱离这些前辈了。如何画出拥有自己风格的东西,我虽然不是具备非常强烈个人风格的画师,但个人认为有个技巧就是:去画符合你审美的东西。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我觉得这样画好看,我喜欢,符合我自己的喜好,你就去这样画。这里面融合了你喜欢的所有作者的特点给你留下的印象加上你自己本身独特的审美,然后被你消化吸收融合,成为新的一种状态,就是你的个人风格。扯远了……


上面差不多就是初学者入门!




接着很多人会遇到一个问题,因为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作品是盲目的,你看不出来自己的错误。尤其画人,如果只是按照上面的方式学习,不去记忆一些必须记住的结构比例,会各种跑偏,画出很奇怪的比例而自己完全意识不到。(可怜的我大概三年前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没人指点还是不行)


所以,还是必须要去强行背出人的头身比例。(我自己记忆的是8头身那版……也有7.5头身。9头身甚至更夸张那些,都是在理解基本比例之后再做夸张化。)


这些基本比例我印象里随便查一查都能找到……想要更好理解人体结构,建议买一本艺用人体解剖(黑人封面,里面有硫酸纸的)。要不要跟着画一整本,这个个人认为无所谓,但是要读里面的内容,脑子里要有结构印象。




接着就是画速写。画电影电视截图,画自己的爱豆,画各种照片等等。一定要画真人,真实的动态。


画的时候和临摹一样,先抓大体。抓肢体动态,抓大比例。最后才是细节。


个人不提倡追求速度和量多。


我宁可画的慢,数量少,但每次都用心,画的时候都在记忆、理解人体。【对懒人很有效……】


反正我们是兴趣爱好,不是考试嘛。


有空就画画速写,这个练习是永久性的,要一直做下去。






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如何继续提升自己,也有一些方法。


首先每一张图都尽量去尝试一些自己之前没画过的东西or没用过的技巧。陌生的透视角度、陌生的题材、陌生的上色方式等等。就算因为陌生会画得很难看也无所谓,画就是了……


画的时候,每一次都要用自己最好的状态去画!慢慢画,画的时候会遇到很多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要去求助,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解决方案。


画自己喜欢画的东西,把画画作为表达工具就好。


呃……差不多就是这样!简单来说就是走出安全区,去画你感兴趣但是曾经因为觉得太难驾驭而从未画过的东西……


然后每隔一段时间看看自己前段时间一直到现在的作品,分析一下哪里好哪里不好,我的缺点是什么,我要怎么解决?多思考自己的弱点,针对性去练习。


这些弱点可能会存在很久,但是会慢慢慢慢慢慢好起来的!尽管真的很慢……(我曾经特别讨厌勾线,有段时间逼着自己去勾线,后来沉迷上了复杂线条,有一阵子画了很多复杂线稿……现在又脱离了这个趣味_(:з」∠)_)








好像一下子能想到的就这些,先这样吧……!


以及,画漫画和插画完全是两码事,这个……以后有机会分开讨论吧…………


画漫画很锻炼人这个是真的【x】




总之,就个人而言画画最主要的是满足自己的趣味,自己爽就够啦……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捶地

刺羽久生:

跑去看了 吉隆坡2016世乒赛团体决赛 的日文吹替(不是)版

在被中二感尴尬死之后还有点燃

然后去补完了《乒乓魔王传》(没有这种东西!)

哈哈哈GET了好多反差萌和即使感啊!!!!

太可爱了啊我们国家的乒乓魔王们!!!!都是出现了的!没有编造哈哈哈

1p马龙 2p许昕 3p张继科 4p大魔王张怡宁

(不知道怎么打TAG系列)

女团的萌妹们我再了解了解之后补上(ry

love you all

[谷伍/AU]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三)


失踪人口回归

01

  所有的情感都不会是空穴来风。

02

  星期六,一个稀疏平常的下午,多少年前的光景。
  伍爸爸和伍嘉成来到泳池边,浅水区全是些玩“马可波罗”的孩子;深水区有两个划水的大人。还没有地方练习蛙泳。伍爸爸推推儿子:“先进去和大家玩,等着泳池空出来。”

  “非得去吗?”伍嘉成摆弄着毛巾的边缘。那群孩子里面,他就认识谷嘉诚。谷嘉诚家搬到街上才一个月。虽然那时伍嘉成还没开始讨厌谷嘉诚,但已经感觉到他们不会成为朋友。七岁的谷嘉诚长得白白净净的,没什么表情,目空一切。伍爸爸对小孩子之间的气氛并不敏感,儿子的羞怯和迟疑激怒了他,他心目中的那个自信的年轻人一下子缩小成紧张的小男孩,瘦弱、矮小、畏畏缩缩。

  “我们是来游泳的,”伍爸爸说,“艾伦夫人看着你妹妹,好让你能学习蛙泳,嘉成。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他用力拽掉儿子手中的毛巾,坚决地领着他走向水池边,紧逼着他,直到儿子滑进水里。他随后在池边的空地上坐下来,把别人扔在那里的脚蹼和护目镜推到一边。这对他有好处,伍爸爸想。他需要学学怎么交朋友。

  伍嘉成和其他孩子绕着一个女孩游,她正在闭着眼睛捉人。他用脚尖踩着水,以便让脑袋浮在水面之上。伍爸爸花了几分钟才认出谷嘉诚,霎时,充满嫉妒的羡慕涌上心头。谷嘉诚游得很棒,姿态从容自信,动作优美,在孩子群中非常显眼。他一定是自己走过来的,伍爸爸想;他一定成为伍嘉成的好朋友、理想的学习榜样。他甚至设想伍嘉成和谷嘉诚形影不离,在后院玩轮胎秋千、到街上骑自行车的情景。也许他们可以假扮海盗,谷嘉诚是船长,伍嘉成当大副。还可以扮演警长和副警长、蝙蝠侠与罗宾之类的。

  等伍爸爸回过神来,他发现伍嘉成成了“捉人者”。但情况有些不对劲。别的孩子都游到池边去了,他们纷纷忍着笑钻出水面,爬到岸上。伍嘉成闭着眼睛,一个人漂浮在池水中央转着小圈,双手在水中探路。伍爸爸听到他说:“马可。马可。”
  “波罗。”别的孩子叫道,他们围着浅水区转来转去,把手伸进水里扑腾,循着水声,伍嘉成从一边挪到另一边。“马可。马可。”他的声音里透出了哀怨的动静。

  一个稍大一点的女孩喊道:“中国佬找不到中国啦!”其他孩子哈哈大笑。伍爸爸的心猛地一沉。水池里的伍嘉成不动了,胳膊漂在水面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他展开一只手,随后又默默握紧。

  水池边,他的父亲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把孩子们赶回水里?戳穿他们的阴谋?或者告诉儿子该回家了?这样伍嘉成就会睁开眼睛,发现水里只有他一个人。泳池里的氯气味道侵蚀着伍爸爸的鼻腔,非常难受。这时他看到,水池的另一头有个模糊的人影无声地滑进水中,游向伍嘉成,一颗毛乎乎的脑袋冒出水面:谷嘉诚。

  “波罗。”谷嘉诚叫道。他的声音在瓷砖墙壁上回响:“波罗。波罗。波罗。”伍嘉成松了一口气,有点眩晕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猛扑过去,谷嘉诚没有动,边踩水边等着,直到伍嘉成抓住他的肩膀。那一个瞬间伍爸爸看到儿子脸上闪现出纯粹的喜悦,懊恼的表情一扫而空。

  伍嘉成睁开眼睛,得意的神情立刻不见了,他看到其他孩子都蹲在池边笑他,水池里只有谷嘉诚在他眼前,眼睛里有丝丝点点的笑意。伍嘉成觉得那是奚落的笑容:只是逗你玩玩而已。他把伍嘉成推到一边,潜进水中,一口气游到池边,径直上岸向门口走去,他没抖去身上的水,连眼睛上的水也不擦,就那么让它顺着脸颊流下来,所以,伍爸爸根本看不出他哭了没有。

  伍嘉成在更衣室里一言不发,他拒绝穿衣服和鞋。伍爸爸第三次把他的裤子递过去时,伍嘉成用力踢了更衣橱一脚,上面出现一个凹痕。伍爸爸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谷嘉诚正从泳池区透过门缝朝里看。他觉得谷嘉诚可能想说点什么,也许是道歉,然而,那孩子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注视着他们。伍嘉成根本没有看到谷嘉诚,他径直走进大厅,伍爸爸卷起他们的东西跟在后面,门在身后自动关闭。

03

  伍妈妈轻狂过一次,在伍佳简出生之后。
 
  说走就走的旅行。没人知道。

  天气变得温暖而潮湿。每天早晨,伍嘉成都会数数母亲离家后又过了多少天。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他厌倦了待在空气污浊的室内,厌倦了电视,厌倦了他的妹妹——她沉默地盯着电视的眼神越来越呆滞。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母亲的失踪无声地噬咬着他们的心,那是一种四处蔓延的钝痛。六月初的一个早晨,伍佳简正在电视广告的间隙打盹,伍嘉成踮着脚朝前门走去。虽然父亲告诉他们不要离开家,但他认为前廊下的台阶仍然属于家的范围。

  在小街的那一头,谷嘉诚坐在自己家的门廊上,蜷起膝盖支着下巴。自从在游泳池遭到取笑那天开始,伍嘉成就没和谷嘉诚说过话,连招呼都没打过。如果他们恰好一同走下校车,伍嘉成会抓紧书包带子,以最快的速度走回家。课间休息时,如果看到谷嘉诚朝自己走来,他会跑到操场的另一头。对谷嘉诚的厌恶已经开始形成习惯。然而现在,当看到谷嘉诚先是跑到街上,接着又转过头来发现自己的时候,伍嘉成却留在了原地。他想,无论是和谁聊聊天——甚至谷嘉诚——都比沉默好得多。

  “来一块?”谷嘉诚走过来淡淡开口。他摊开的掌心里有五六块红色的糖果,鱼的形状,像他的拇指那么大,它们首尾相衔,仿佛一串闪闪发光的手链。谷嘉诚咧开嘴笑起来,连他的耳朵尖似乎都在动,笑容刻意生涩,像在舔拭珍宝:“在小卖部买的,十美分一大把。”

  伍嘉成瞬间对小卖部充满了强烈的向往,那里的货架上摆着剪刀、胶水和蜡笔,罐子里装着弹力球、“蜡唇”牌糖果和橡皮老鼠,前台上排列着锡纸包装的巧克力条,收银台旁边的大玻璃罐里盛满了红宝石色的糖果,掀起盖子就会飘出樱桃的味道。

  伍嘉成咬掉一块鱼形糖果的头部,再次向谷嘉诚伸出手,顺便评价道:“这种糖很好吃。”他发现,靠近了看,谷嘉诚的泪痣有时候会躲在他睫毛覆起的森林。伍嘉成斯把一块糖塞进嘴巴,让甜味渗进舌面。他数了数谷嘉诚嘴里的双排牙:四颗。

  “你们会没事的。”谷嘉诚突然说。他朝伍嘉成斜靠过来,摆出讲述秘密一样的姿势,“我妈说,小孩只需要一个父母。她说,要是我爸不愿意见我,那是他的损失,不是我的。”他好像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话。

  伍嘉成的舌头一僵,变得像一块肉那样厚重笨拙,他突然无法吞咽了,差点被嘴里的糖浆呛到,他连忙把融化了一半的糖果吐在草丛中。

  “闭嘴,”他咬牙切齿地说,“你——你闭嘴。”他又使劲啐了一口,试图清除口腔里的樱桃味。然后,他跌跌撞撞地跑回家,用力甩上门,连门上的隔板都跟着震动起来。谷嘉诚站在台阶下面,无措怅然地看着困在他手中的“小鱼”。后来,伍嘉成忘记了当时谷嘉诚说了什么令他火冒三丈的话,他只记得那种愤怒本身——不疾不徐却余温犹在。

[+×]我纷纷的情欲

民国世界里霸道少爷爱上我的ooc故事。

不雕梁画栋也不明镜动人。

污力滔滔

多希望你回头 告诉我你要做英雄

[AU/谷伍]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二)

强行产粮
滚地想要反馈
笔芯




01
 
   直到葬礼举行之前,伍嘉成都从未想到,他竟然要这样和妹妹道别。他只想象过教堂和婚礼,妹妹浸满掌声的婚礼,他会哭到失态的,尽管那一点也不man。

   现在,想象中妹妹蒙着头纱的脸庞,就躺在验尸报告的没有饱和度的照片上,只剩下半张,另外一半连带着她清湛的眼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掉了。

   伍嘉成眼角的余光瞥见谷嘉诚坐在人群边缘,靠着他的母亲。他很想揪住谷嘉诚的衣领,问问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过去的一周,他父亲每天晚上都会给警察打电话,询问是否有新进展,但max警官的回答一概是“我们还在调查”。如果现在警察在场,伍嘉成想,他是否应该把谷嘉诚的事情告诉父亲?谷嘉诚盯着脚前的地面,似乎过于愧疚,不敢抬起头来。等伍嘉成回过头向前看的时候,棺材已经被放到墓穴里了。那抛过光的木头,还有棺盖上的白百合——全部消失了,它曾经停放过的地方空无一物。他错过了一切。他的妹妹已经不在了。

   脖子上有什么湿润的灌进去,他伸手去擦,发现自己满脸是泪。人群另一边,谷嘉诚眼睛突然盯住了伍嘉成,看到伍嘉成正用肘弯抹着眼泪。

   四周静默持重,衬出他胸膛里突突跃动的岩浆。

02
   谷嘉诚远远地站在墓园的另一侧,半掩在一棵榆树的阴影里等待他的母亲。伍嘉成绕过人群和植物向他走去,把谷嘉诚堵在他的身体和树干之间。从体格上就可以看出来明显的力量悬殊,谷嘉诚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伍澄楚被父母和一大群成年人夹在中间无法动弹,只能紧张地望着她的哥哥。

   “你来干什么?”伍嘉成问。他觉得他的眼泪砸到了谷嘉诚的下巴。

   谷嘉诚眼睛盯着地面说,“嘉成,你好吗?”他的声音含混了太多情感,这让伍嘉成体味到比他眼眶更浓的酸涩。

   “你觉得呢?”伍嘉成沙哑地喊道,他痛恨自己沙哑的嗓音。

   “我得走了,关于你妹妹的事,我真的很遗憾。”顿了一下,他又说:“别哭了。”说完他就转过身,但伍嘉成抓住了他的胳膊。

   “是吗?”他从来没有这样抓过别人,但这能让他显得强硬些,“你知道吧,警察想和你谈谈。”伍嘉成上前一步,几乎顶上了谷嘉诚的鼻子。“听着,那个星期一,我知道她和你在一块儿。”

   谷嘉诚终于抬起头直视伍嘉成的脸,“她告诉你了?”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云淡风轻的,眼角的痣低低浅浅地诉说着,温柔得却要把伍嘉成吞噬进去。

   伍嘉成身子猛地向前一倾,和谷嘉诚胸膛贴着胸膛,他觉得右边太阳穴的血管不停跳动,迎合着风和热量。

   伍嘉成向后踉跄着退了几步,他注意到了父亲和那棵榆树。

   “嘉诚,”谷妈妈厉声说,“怎么了?”

   “没事,”谷嘉诚看了一眼伍嘉成,又看看几个大人,“伍先生,伍太太,节哀顺变。”

   “谢谢你能来,”伍爸爸说,等到谷嘉诚一家沿着小路走出墓地,他才抓住伍嘉成的肩膀,“你是怎么回事?”他低声呵斥道,“在你妹妹的葬礼上打架?”

   伍爸爸在口袋里掏钥匙。“我先送你妈妈和妹妹回家,等你冷静下来,可以走回去。”

   伍嘉成站在榆树下,看着父母朝汽车走去,伍澄楚向后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他父亲不知道谷嘉诚是什么样的人。

   在伍嘉成的父母眼里,谷嘉诚就只是个皮相好看的邻家男孩。在学校里,人人都了解谷嘉诚,他每隔几个星期就换一个女朋友。女孩们以被谷嘉诚玩弄为傲,似乎和他睡过就相当于加入了某个贵族俱乐部,她们经常凑在寄物柜附近,傻笑着低声谈论谷嘉诚的风流韵事。谷嘉诚本人并不和任何人搭腔。伍嘉成觉得他老神在在的,女孩却都觉得他fucking cool。

03
   伍嘉成沿着湖边走到街口,发现一辆警车停在谷嘉诚家门外。

   “他妈的正是时候。”伍嘉成想。

   他悄悄靠近那所房子,躲在窗户底下。前门是敞开的,他踮着脚尖爬上门廊台阶他暗暗告诉自己,他们在谈论我妹妹的事情,我完全有权利知道谈话的内容。他靠在纱门上,只能看见里面的走廊,但能听到谷嘉诚在起居室里慢条斯理地辩解的声音,警察似乎一开始不相信他的话。

   “她提前选修了物理课,她妈妈希望她和十一年级的一起上课。”

   “你也在上那门课,你不是毕业班的吗?”

   “我说过了,我是重修。”谷嘉诚的声音没有粹进一丝情感。

   谷妈妈开口了:“他这学期的物理课得了B+。我告诉过你,只要你肯努力,就能取得好成绩。”

   伍嘉成在门口眨眨眼睛。谷嘉诚?B+?

   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警察似乎在翻动笔记本,然后问:“你和伍佳简是什么关系?”听到警察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出妹妹的名字,伍嘉成惊讶地体会到,在警方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标签罢了。

   谷嘉诚好像也有些吃惊,他的语调揉进了波澜。
  
   “朋友。就这么简单。”

   “好几个人说,他们看到你们俩放学后待在你的车上。”

   “我是在教她开车。”听到这里,伍嘉成很想看看这时谷嘉诚脸上是什么表情,这种谎话小孩子都能总结出三分破绽。然而,警察似乎相信了他。

   “你最近一次见到伍佳简是什么时候?”警察问。

   “星期一下午,她失踪之前。”

   “星期一那天,伍佳简是否看起来心情不好?”

    谷嘉诚顿了顿才回答:“她总是心情不好。”

    还不是因为你,伍嘉成想。

    他的喉咙发紧,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门框在他的眼前模糊晃动,像蒸腾的热浪折射出的幻影,他用指甲狠掐着手掌,直到走廊重新在视野里变得清晰起来。